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保时捷车灯 >
老中青三代接力 与病毒赛跑 为学生引路

发布日期:2021-10-09 02:52   来源:未知   阅读:

  手机报码直播,实验室里,他们是与病毒“赛跑”的科研先锋队,争分夺秒为人群健康保驾护航;课堂上,他们又是学生成长的引路人,潜心育人点燃学生心头的火种。

  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有一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领衔的基础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系医学微生物教学团队。多年来,这支20余人的团队围绕持续性感染及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控核心问题集中攻坚,并把最前沿的科学研究引入课堂。作为科研工作者,他们以攻克传染病为己任;作为教师,他们带领学生打开医学微生物学研究的大门。

  2018年1月,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系医学微生物教学团队被认定为全国首批黄大年式教师团队。团队始终以黄大年同志为榜样,学习他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爱国情怀,学习他教书育人、敢为人先的敬业精神,学习他淡泊名利、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

  近年来,团队中闻玉梅获得首届教育部杰出教学奖、上海市教书育人楷模、上海市教育功臣等荣誉,袁正宏入选上海市“为人为学为师”先进宣传典型,团队的《医学微生物学》课程入选国家级一流本科课程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这支由老中青三代人组成的教师团队在抗疫战场上再度谱写新篇章。

  位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复星楼的团队实验室常年一片忙碌景象,无论是深夜,还是节假日,实验室里总有亮起的明灯。“科研的核心是创新,科研的道路是勤奋,科研的态度是求实,科研的目的是为人民。”这是闻玉梅20世纪90年代说过的话,至今仍贴在实验室的墙上。

  病原生物学学科关系着无数人的生命健康。从战乙肝,抗非典,再到如今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闻玉梅和她的团队同病毒的斗争从未停止。

  2003年非典肆虐,当时年近七旬的闻玉梅赶到广州研制灭活SARS病毒的免疫预防滴鼻剂。她亲自进实验室,与学生将SARS病毒株培养出大量用于实验的病毒液,她们每天接触大量活病毒,最多时每毫升就高达1亿个病毒。

  闻玉梅身先士卒成为团队中年轻人的榜样,“国有需,召必应,战必胜”成为团队代代传承的信条。

  为了在新发突发传染病来袭时能主动科学防控,由闻玉梅提议,复旦大学三级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BSL-3)于2003年SARS暴发期间紧急启动。从此,团队坚守实验室这方战场近二十年,无怨无悔战斗在与病毒近距离接触的“最前线等疫情出现时,迅速组织研究团队攻关,为疫情防控赢得了宝贵时间。

  2020年初,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是在这个实验室中,团队联合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仅用3天时间,就从一例病例样本中成功分离并鉴定出上海首株新型冠状病毒,为疫苗研发和抗病毒治疗提供支撑。

  抗疫成果的背后是团队无数人不眠不休,与时间赛跑。疫情发生后,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和实验室同事第一时间退掉了早已买好的返家机票,组成攻关小分队,由陆路研究员担任队长,带领攻关队员们冲锋陷阵、奋力拼搏;基础医学院研究员应天雷记得,有一次凌晨3点多分析完数据经过实验室,发现学生们都还在。他们说,想要第一时间看到实验结果,想快点开发出药物,打败病毒。

  疫情防控期间,广大师生组建多个团队,建立药物筛选平台,开展校内外合作项目、企业和科研机构技术服务42项,为校内外企业和科研机构鉴定抗病毒中和抗体350多个,筛选抗病毒药物及化合物3000多个,测试研发疫苗6个,测试抗病毒材料和设备3个,对多个有效的抗体和候选药物积极进行深入研究和向临床转化,在上海市及全国新冠疫情的防控基础研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这场抗疫攻坚战中,闻玉梅是疼爱后辈的亲切长辈,也是给予悉心指导的授业恩师。看着年轻人在春节期间昼夜奋战,闻玉梅掏钱为大家买牛奶补充营养和体力。以“新冠病毒康复者中和抗体特征研究”为题发出全球第一篇重要论文的病原生物学系研究员黄竞荷忘不了,2020年3月,正是闻玉梅的鼓励和鼎力支持,一步步推动着自己完成研究。“当时我很想做这方面的工作,但是样本等资源都没有,闻老师帮我联系,研究结果出来后,她那么大年纪,依然争分夺秒,一天之内帮我改好论文。”黄竞荷说,“可是当我想请闻老师署名通讯作者时,她却不同意,说该让我们年轻人好好发挥”

  “人生并不是一支蜡烛,而是一支火炬。我们要把它燃烧得十分光明灿烂,然后交给下一代”。在闻玉梅看来,培养青年人才的需求迫切,要用老师心头的火,点亮青年心中的火种。

  硕果累累的科研成就给闻玉梅带来了足够的知名度,但闻玉梅并不看重这些名利,她更看重自己作为老师的角色。

  每年教师节,来给闻玉梅送上鲜花和祝福的学生络绎不绝,她也不忘来到复星楼大厅,为自己的恩师著名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家林飞卿教授的塑像献上一束花,师道在这个团队中代代传承。50多年来,她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培养了几十届学生,其中有不少人成了所在领域的学科带头人,为中国的科研事业贡献力量,为医学事业培养更多接班人。

  “老师,我记得您当时为我这么做的,所以现在我也想这么做。”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上海医学院党委书记袁正宏刚留校时,是恩师闻玉梅帮助他争取到了宿舍。如今,当发现研发能力很强的青年好苗子海外归来一时没地方落脚时,袁正宏自己先出钱,让他们暂时在酒店住下。

  作为团队主要负责人,袁正宏连续近20年领衔开设《医学微生物学》课程。尽管有繁忙的行政事务在身,袁正宏对于教学的要求丝毫不放松。学生们这样评价他,“袁老师继承了闻玉梅老师的风格敬业、严格,以及在原则问题上坚持、顶真、不怕得罪人;他对学生要求高,但他对自己要求更高。”

  “我对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病原及传染病感兴趣,从不会计较时间、计较是否枯燥以及个人的得失。我想,我会用毕生的时间去研究它,希望最终能控制它。”这是袁正宏年轻时给自己的勉励,如今,这也是他给每个学生强调的第一课。

  “我们这代人现在做不到的,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我们的下一代或者是我们下一代的下一代一定能赶上国际水平。”这是闻玉梅当年送给作为研究生的瞿涤的一句话。瞿涤是林飞卿和闻玉梅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如今,瞿涤自己也成为了一名教授,作为教学团队的主要负责人,瞿涤成了这句话的践行者与传承者。

  瞿涤担任《医学微生物学》课程主讲老师已经很多年了。早上8点钟的课,7点35分,瞿涤就会出现在教室,调试好上课用的设备后,就开始与在场的同学谈心、答疑,或是向学生打听一点课程反馈。对于治学,瞿涤有时甚至会有点“吹毛求疵”。最让同学们惊叹的是她的教学PPT,她会认真核实每一处知识点,增补最新的科学研究结果,甚至每一处字体、大小、标红、图片,她总会细细斟酌,总会考虑“这样放学生看不看得清?看不看得懂?”

  除了专业知识的倾囊相授,团队更注重培养有温度的创新型卓越医学人才,将“育人先树德”“用心做人,用心育人”的理念贯穿于育人过程。当年,已年届八十的闻玉梅仍坚持组织团队,给学生开设《人文与医学》课程,培养医学生的人文情怀。如今,团队的课堂依旧将触角延伸到科学前沿和社会民生。疫情防控期间的在线课堂中,实验室里出炉的最前沿的新冠病毒相关科研成果就第一时间出现在医学生们的课堂上,成为最鲜活的“教材”。袁正宏、瞿涤、谢幼华等很多教师结束了一天的实验室工作,晚上回家继续录制教学视频。面对疫情,团队还对部分教学内容进行了调整,比如,将课程中的生物安全以及新型冠状病毒部分作为重点和热点提前讲授,增加了最前沿信息。抗疫这本生动“教材”改变了医学生们对病毒的了解、对自己的认识、对世界的看法,也坚定了青年学子们投身医学事业的初心。

  “主要是能够把我认为比较科学的想法和观点传递给大家,告诉大家不要慌张,但也不要太掉以轻心。”闻玉梅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说。疫情发生后,平日低调的闻玉梅多次接受媒体采访,亲自撰写文章,做科普讲座,以科学的力量抚慰人心。

  闻玉梅与11位院士联名向上海市民发出倡议书,共同向全社会呼吁:科学认知新发传染病,配合排查、及时就医、做好防护;出席上海市政府举行疫情防控例行发布会,强调“最重要的是早发现、早隔离,这样才能保证疫情拐点早点出现”;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用好战胜疫情的科学利器》,相信“科学这个利器,必将在人类与病毒等病原体的斗争中发挥更大作用” 在全国疫情防控的多个关键点上,闻玉梅不断提醒、判断、告诫、展望。

  当76岁及以上人群新冠疫苗登记预约接种工作启动时,闻玉梅第一时间进行登记,完成疫苗接种。当看到闻玉梅打疫苗的场景,基础医学院2019级硕士生朱文佳有感而发,手绘了一幅温馨可爱的漫画,在听完闻玉梅迎接建党百年专题党课后送给了她。画中的闻玉梅笑得眉眼弯弯,撸起袖子,周围有两个可爱的小天使护士为她打疫苗,还配有她的防疫“金句”“防控疫情,我们要建立防火墙;自己打了疫苗,就等于手中有了灭火器。”这幅凝聚着学生满满心意的画被闻玉梅视若珍宝,挂在办公室墙上,每当向别人介绍这幅画,她总是笑得开怀。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防控期间,团队所在的病原生物学系党支部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科研团队全力开展科研攻关的同时,支部师生党员传承“正谊明道”精神,开展科普宣讲、撰写发表科普文章,及时面向大众科普相关知识,传递必胜信心。

  从抗疫攻关、科普,到群防群控在这场前所未有的战疫考验中,传承前辈精神,越来越多青年人成为崛起的“后浪”,勇立潮头,奋勇拼搏。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